导航菜单

百强民企持九江银行股份遭拍卖 神秘“华信系”富豪欠债不还成老赖

  00:34:28新财话理财

  中国民营企业500强排名第59位。

最近,阿里拍卖?司法平台显示,九江银行(6190.HK)1208.4万股和5.02%的股份将于8月20日至21日首次拍卖,总价约11.3亿元,共计9.35元/股。

上述股权由大生(福建)农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生农业”)持有,大生农业为九江银行第四大股东。到2018年底,它持有九江银行的5.65%。

据测算,拍卖的120.84亿股市场价格约为11.54亿元,起价约为11.3亿元,折价近2%。起价为每股9.35元。

根据数据,大生农业是深圳大生农业集团的子公司。它成立于2005年。它是一个集资产管理,资本运营,工业投资和生产与管理于一体的私营企业集团。在中国500强企业中排名第237位。在500强企业中排名第59位。

作为创始人,兰华生在短短11年间建立了一个工业帝国,专注于农业,跨越石化,基础设施和金融。他曾经拥有两家上市公司,大生农业金融和江泉工业。自2018年3月以来,大生农业集团和兰花生遭遇了一系列风暴,股票暴跌,债务违约,资产出售和股权转让。成为兰花生的关键词。

在不久的将来,深圳市市场和质量监督管理委员会福田局将大生集团列为经营例外名单,原因如下:“无法联系到”登记的住所或营业场所“。

清晖智库首席经济学家宋庆辉告诉时代财经,被列入异常经营者名单将限制公司的日常业务活动。除银行账户,贷款和其他业务将受到影响,政府还将实施信用联合处罚,并限制或禁止政府采购,项目招标等工作。

时间和财务部门就上述问题与大生集团董事会进行了联系,另一方拒绝以“不知道”为由回复。

债务没有退还

损失函的信息,作为失去信托标的的大生集团的行为,是“有能力履行并拒绝履行确定有效法律文件的义务”。

根据公司的支票,从2018年7月起,法院被列为执行人员13次,并且执行了四次。目标金额为27亿元。此外,2018年至2019年间相关法律诉讼激增,其中大部分是金融贷款合同纠纷。

大生集团的财务状况也令其子公司担忧。 2019年4月22日,大生农业金融公司宣布已根据上海华新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向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并起诉公司全资子公司上海大生农化有限公司。大生农业有限公司。财务需要偿还本金及相关利息3.09亿元,逾期利息2746万元及相关复利,法律费用和担保费共计156万元。

除了公司持有的九江银行股份的司法拍卖外,其上市公司江泉工业的股权也是强制性的。

江泉工业于6月22日宣布,根据《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书》,该公司股东大生集团持有该公司656,671,000股股份进行拍卖。

大生集团持有江泉实业股份有限公司68,430,200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13.37%。所有上述股票都被冻结并等待冻结。2018年7月11日,江泉实业收到大生集团的通知。由于大生集团与国民信托有限公司股权转让及股权质押交易转让,大生集团于2018年7月10日收到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执行通知书》。

为解决国家信托公司股权质押贷款产生的债务纠纷,大生集团于2018年12月26日与股权质押融资主要投资方签订《表决权委托协议》,持有公司股份6840.3万股。占股份总数的13.37%)股权全部委托东方资本投票,江泉实业的控股股东由大盛集团变更为东方资本。

大生集团的另一家上市公司大生农业金融正在亏损。 2018年年报显示收入同比下降86.07%至20.12亿元;股东应占亏损同比增加30.7%至19.87亿元;每股亏损为0.209元。

在大量法律诉讼的陪同下,大生农业金融今年5月发出通知,由于上海农化未能履行民事调解令规定的还款义务,上海法院下令冻结和分配公司和上海农用化学品。深圳大生,大盛福建及香港大生的银行存款约为人民币3.39亿元。

公告还提到,如果银行账户资金不足,有必要查封,扣留,拍卖或出售公司,上海农化,深圳大生,大生福和香港大生的资产;并扣押,扣押,拍卖或出售公司。南通道桥91.3020%的股权。

7月11日,对大生农业金融的判决表明,公司必须在民事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向吴先生,严女士及抵押权人偿还1.39亿元的未付利息;原告50万元的法律费用;原告的财产保全责任保险费为119,000元。

神秘的富豪

大生集团的真正控制人兰华生非常低调,多年来一直远离聚光灯。虽然极度低调,兰花盛在资本运作方面有着长袖。

据报道,兰华生于2006年加入中国华新。兰华生于2006年7月加入中国华新,担任独立董事。 2014年3月,兰花盛成立深圳大生集团董事长兼总经理。

据“中国时报”报道,华新部与大生集团的关系可以追溯到2014年。当时,兰花生所在的福建大生控股有限公司于2014年4月改变了业务,更名为福建华鑫控股有限公司当华新退出福建华新(即福建大生)时,大生集团成为股东,后者由兰华生控股。

根据工商业数据,2014年3月,兰华盛股份从福建华鑫商业有限公司撤回,公司股东变更为华新商业(上海)有限公司。2014年6月,兰华生辞职法定代表人。

时代财经发现,当大生集团迅速崛起时,一群国有企业的朋友在幕后。据大生集团官方网站介绍,该公司拥有南京基地,吉林白城基地和宁夏港蔬菜基地等工业基地。许多这些工业基地与当地国有企业共同建立。

以南京大生为例。股东为大生集团和南京古力农业发展有限公司,持股比例分别为90%和10%。后者是南京的一家地方性国有企业。

此外,大生集团还与大型农业国有的Shounong集团共同成立了上海Shounong投资控股有限公司。

根据江泉实业此前的披露,2014年,大生集团总资产为86亿元,营业收入为333亿元,净利润为7,776.75万元。 2016年,大生集团总资产203亿元,营业收入625亿元,净利润接近。 6亿元。短短两年时间,它已成为中国最大的民营农业企业。大生集团总资产增长一倍以上,营业收入几乎翻了一番,净利润增长了6倍多。

它不会持续很长时间。 2018年3月,中国华新参与了一系列事件,如违约,评级下调和股权冻结。华新事件发生后,大生农业金融的股价暴跌75%。大生农业集团发表声明称,大生集团的实际控制人兰华生已不再担任中国华新董事,其股价已经稳定下来。 5月2日,大生农业股票恢复交易,同日下跌25%。

2018年4月30日,大生农业金融公司宣布,公司部分客户的业务受到中国华新事件的影响,公司持有人的年度利润将减少约人民币2亿元至2.5亿元人民币。 5月底,大生农业金融第二次大幅降低业绩,公司持股比例将减少约13亿元至13.5亿元。

然而,暴风雨并没有停止。 2019年后,大生集团的财务状况更加糟糕。债务违约,资产出售和股权拍卖等一系列事件随之而来,并迅速崛起并迅速崩溃。兰华生能活下来吗?一个级别仍然未知。 (北京时间金融李洪利)

中国民营企业500强排名第59位。

最近,阿里拍卖?司法平台显示,九江银行(6190.HK)1208.4万股和5.02%的股份将于8月20日至21日首次拍卖,总价约11.3亿元,共计9.35元/股。

上述股权由大生(福建)农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生农业”)持有,大生农业为九江银行第四大股东。到2018年底,它持有九江银行的5.65%。

据测算,拍卖的120.84亿股市场价格约为11.54亿元,起价约为11.3亿元,折价近2%。起价为每股9.35元。

根据数据,大生农业是深圳大生农业集团的子公司。它成立于2005年。它是一个集资产管理,资本运营,工业投资和生产与管理于一体的私营企业集团。在中国500强企业中排名第237位。在500强企业中排名第59位。

作为创始人,兰华生在短短11年间建立了一个工业帝国,专注于农业,跨越石化,基础设施和金融。他曾经拥有两家上市公司,大生农业金融和江泉工业。自2018年3月以来,大生农业集团和兰花生遭遇了一系列风暴,股票暴跌,债务违约,资产出售和股权转让。成为兰花生的关键词。

在不久的将来,深圳市市场和质量监督管理委员会福田局将大生集团列为经营例外名单,原因如下:“无法联系到”登记的住所或营业场所“。

清晖智库首席经济学家宋庆辉告诉时代财经,被列入异常经营者名单将限制公司的日常业务活动。除银行账户,贷款和其他业务将受到影响,政府还将实施信用联合处罚,并限制或禁止政府采购,项目招标等工作。

时间和财务部门就上述问题与大生集团董事会进行了联系,另一方拒绝以“不知道”为由回复。

债务没有退还

损失函的信息,作为失去信托标的的大生集团的行为,是“有能力履行并拒绝履行确定有效法律文件的义务”。

根据公司的支票,从2018年7月起,法院被列为执行人员13次,并且执行了四次。目标金额为27亿元。此外,2018年至2019年间相关法律诉讼激增,其中大部分是金融贷款合同纠纷。

大生集团的财务状况也令其子公司担忧。 2019年4月22日,大生农业金融公司宣布已根据上海华新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向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并起诉公司全资子公司上海大生农化有限公司。大生农业有限公司。财务需要偿还本金及相关利息3.09亿元,逾期利息2746万元及相关复利,法律费用和担保费共计156万元。

除了公司持有的九江银行股份的司法拍卖外,其上市公司江泉工业的股权也是强制性的。

江泉工业于6月22日宣布,根据《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书》,该公司股东大生集团持有该公司656,671,000股股份进行拍卖。

大生集团持有江泉实业股份有限公司68,430,200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13.37%。所有上述股票都被冻结并等待冻结。2018年7月11日,江泉实业收到大生集团的通知。由于大生集团与国民信托有限公司股权转让及股权质押交易转让,大生集团于2018年7月10日收到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执行通知书》。

为解决国家信托公司股权质押贷款产生的债务纠纷,大生集团于2018年12月26日与股权质押融资主要投资方签订《表决权委托协议》,持有公司股份6840.3万股。占股份总数的13.37%)股权全部委托东方资本投票,江泉实业的控股股东由大盛集团变更为东方资本。

大生集团的另一家上市公司大生农业金融正在亏损。 2018年年报显示收入同比下降86.07%至20.12亿元;股东应占亏损同比增加30.7%至19.87亿元;每股亏损为0.209元。

在大量法律诉讼的陪同下,大生农业金融今年5月发出通知,由于上海农化未能履行民事调解令规定的还款义务,上海法院下令冻结和分配公司和上海农用化学品。深圳大生,大盛福建及香港大生的银行存款约为人民币3.39亿元。

公告还提到,如果银行账户资金不足,有必要查封,扣留,拍卖或出售公司,上海农化,深圳大生,大生福和香港大生的资产;并扣押,扣押,拍卖或出售公司。南通道桥91.3020%的股权。

7月11日,对大生农业金融的判决表明,公司必须在民事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向吴先生,严女士及抵押权人偿还1.39亿元的未付利息;原告50万元的法律费用;原告的财产保全责任保险费为119,000元。

神秘的富豪

大生集团的真正控制人兰华生非常低调,多年来一直远离聚光灯。虽然极度低调,兰花盛在资本运作方面有着长袖。

据报道,兰华生于2006年加入中国华新。兰华生于2006年7月加入中国华新,担任独立董事。 2014年3月,兰花盛成立深圳大生集团董事长兼总经理。

据“中国时报”报道,华新部与大生集团的关系可以追溯到2014年。当时,兰花生所在的福建大生控股有限公司于2014年4月改变了业务,更名为福建华鑫控股有限公司当华新退出福建华新(即福建大生)时,大生集团成为股东,后者由兰华生控股。

根据工商业数据,2014年3月,兰华盛股份从福建华鑫商业有限公司撤回,公司股东变更为华新商业(上海)有限公司。2014年6月,兰华生辞职法定代表人。

时代财经发现,当大生集团迅速崛起时,一群国有企业的朋友在幕后。据大生集团官方网站介绍,该公司拥有南京基地,吉林白城基地和宁夏港蔬菜基地等工业基地。许多这些工业基地与当地国有企业共同建立。

以南京大生为例。股东为大生集团和南京古力农业发展有限公司,持股比例分别为90%和10%。后者是南京的一家地方性国有企业。

此外,大生集团还与大型农业国有的Shounong集团共同成立了上海Shounong投资控股有限公司。

根据江泉实业此前的披露,2014年,大生集团总资产为86亿元,营业收入为333亿元,净利润为7,776.75万元。 2016年,大生集团总资产203亿元,营业收入625亿元,净利润接近。 6亿元。短短两年时间,它已成为中国最大的民营农业企业。大生集团总资产增长一倍以上,营业收入几乎翻了一番,净利润增长了6倍多。

它不会持续很长时间。 2018年3月,中国华新参与了一系列事件,如违约,评级下调和股权冻结。华新事件发生后,大生农业金融的股价暴跌75%。大生农业集团发表声明称,大生集团的实际控制人兰华生已不再担任中国华新董事,其股价已经稳定下来。 5月2日,大生农业股票恢复交易,同日下跌25%。

2018年4月30日,大生农业金融公司宣布,公司部分客户的业务受到中国华新事件的影响,公司持有人的年度利润将减少约人民币2亿元至2.5亿元人民币。 5月底,大生农业金融第二次大幅降低业绩,公司持股比例将减少约13亿元至13.5亿元。

然而,暴风雨并没有停止。 2019年后,大生集团的财务状况更加糟糕。债务违约,资产出售和股权拍卖等一系列事件随之而来,并迅速崛起并迅速崩溃。兰华生能活下来吗?一个级别仍然未知。 (北京时间金融李洪利)